墨色的云挤压着天空,沉沉地仿佛要坠下来,压抑得整个武汉都静悄悄的。阴雨的天气给这座城市平添一丝苍凉,淡漠的风凌厉地穿梭着,将火神山建设现场呼喊的调度声抛在身后。

1月25日,没有往日春节热闹非凡的气氛,但是一场史无前例的工程在武汉这片土地开始生根。

风雨集结

“等不了,现在立马就要动。”大年三十晚上,接完一通电话后,中建三局三公司中南分公司技术部经理范巍匆匆与母亲道了别,没来得及吃年夜饭便踏上建设火神山医院的行程。

这也是范巍第一次没有与家人一起过春节。

“以往武汉就算是凌晨4点也会有熙熙攘攘的人群,现在基本上街上全是空空荡荡的,更像是一个沉睡的城市。如此没有生机,对于我这样一个地道的武汉人来说,其实看到这种街道特别难受。”范巍向我们回忆当晚她看到的场景。

她意识到,疫情如此严重,形势已十分严峻,一定要尽快地把医院建设好。

中建三局三公司吹响了集结号,现场凝聚了全公司精英的骨干力量,组建了史无前例的豪华天团。

公司董事长刘晓清,参与施工的中南、安装分公司,基础设施工程公司领导纷纷收到员工请战的微信或短信。

公司副总经理葛志雄,常年驻守9000公里外的阿尔及利亚,义无反顾地赶到现场;中南分公司蒋桂喜,已经在工地度过19个春节,放弃与家人团聚,主动请战而来;60岁的贾晋渝本已从安装分公司退休,也和同在公司的外甥吴晋联袂响应而来。

放弃团圆、无畏疫情,无数三实人逆行驰援一线,到场管理人员陆续达到227名,其中党员112名。

“在去的路上,内心还是有考虑,在想一些家里的事情。”作为三公司火神山项目现场技术组负责人,范巍是第一批进入火神山医院建设的管理者之一。

但到了现场之后,范巍无暇再顾及正在面对封城困境的小家,甚至忙碌到都没和家里人通过电话。

“时间特别紧迫,每天需要不停的接打电话,与各方进行沟通协调,完善图纸,了解物资供应情况,工作要不停地往前推进,基本上每天睡不到几个小时,也不会有时间去考虑担忧或者害怕的情绪。”

范巍告诉我们,施工现场,很多人的嗓子都已沙哑。机器声、人声、再加上隔着口罩,必须用最大声音才能让对方听清自己。

冲坚毁锐

“无论是规模质量还是防护隔离标准,都高于国家建设标准,更远高于‘小汤山医院’。”据火神山医院建设现场指挥部总工程师余地华介绍,医院采用更加先进的技术和高于现有传染病医院的防护隔离标准。

火神山医院采用模块化设计,呈现独特的“鱼骨状”布局,每根“鱼刺”都是独立的医疗单元。

中建三局总承包公司项目技术组组长叶建介绍称,这种构型能够严格划分污染区和洁净区,实现“双分离”设计:患者从“鱼刺”外围进入病区,医护人员则从中轴“鱼骨”通道层层防护后进入病房,进行检查诊疗看护,实现“医患隔离、通道分离”。

此外,医护人员与患者在活动空间上也进行严格区分,最大限度降低交叉感染风险。

“所有的病房都使用具备防火性能的环保材料的集装箱式构造,通过专业集成和交叉深化设计,工厂加工预制,在现场按型号拼装到位,可以大大加快施工进度,如同流水线作业。”中建三局三公司安装组负责人袁松表示。

(病房吊装)

为了赶在时间节点前完成任务,范巍告诉我们:“我们把技术方面的管理人员进行了两班倒的分工,对所有的图纸上的箱体进行编号,然后和现场的人员一起做箱体的摆放,完成了我们的整个的一个时间节点的安排。”

本来按照最初的设想,整个病房的这些箱体,是要在工厂加工完成后,然后在现场拼接,就可以直接吊装完成。

但是,由于当时劳动力紧张,箱体在工厂的加工速度无法满足现场的一个进度要求;他们就做了一个调整,将那些未完成的箱体以及加工工人直接运送到现场,重新对技术方案及图纸深化做交底,在现场完成一部分安装任务。

(火神山医院鸟瞰)

“现场看到大家的面容是很疲惫的,但是当所有人坚守在现场的时候,这些画面对于我是特别的难忘。他们的行动,也成为了我自己继续坚持和努力的一种力量。”范巍对我们说到。

偌大的工程,1月25日正式开工,2月2日建成交付,低温冻雨、道路不通、场地高差大……严苛的先期条件严苛,巨大的工期压力,让火神山医院成为史无前例的超级工程。

(编辑:王贤达)
关键字: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sufisticate.com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